• <dd id="zosmm"><track id="zosmm"><video id="zosmm"></video></track></dd>

    1. <rp id="zosmm"></rp>

      <th id="zosmm"><track id="zosmm"></track></th>

      1. 为何谷歌重新回归中国市场做信息流产品比搜索引擎更难

        2019-2-14 09:53| 发布者: 网络营销网| 查看: 234| 评论: 0

        摘要: 多年以后,微信从各大应用商店排行榜首页消失不见,取而代之的是某某App,人们准会想起2019年1月15日那天,王欣、张一鸣、罗永浩三人,分别在深圳、北京两地,先后发布三款社交产品......且不管是上天的安排,还是人 ...
        多年以后,微信从各大应用商店排行榜首页消失不见,取而代之的是某某App,人们准会想起2019年1月15日那天,王欣、张一鸣、罗永浩三人,分别在深圳、北京两地,先后发布三款社交产品......

        且不管是上天的安排,还是人为的巧合,如罗永浩预言的那般,“历史都会记住这一天”。

        马桶MT、多闪和聊天宝,三款来势汹汹,试图包抄围剿微信的App,发布不久便全部惨遭微信封杀。商业的互斥让他们战线更加统一,甚至集合到了同一个下载地址,诚恳地表示想和微信聊聊。


        显然,微信并不想和他们聊。

        各种解读仍在扩散,有人说微信是在防御,有人说微信是霸权。然而,把时间轴拉长就会发现,往前,微信一直不缺对手。往后,微信终有一天会被淘汰。但打败微信的,是不是这三款其中之一,答案也许是否定的。

        首先,马桶MT、多闪、聊天宝,三款产品天生底色悲凉。



        王欣复出后的第一款产品,网友对之关注、喜爱有加。以至于,上线第一天马桶MT服务器就被挤爆,无法正常使用。这是用户给王欣的见面礼。除此之外,行业也在准备迎接王欣的归来。

        因快播入狱的三年半,王欣可能无法深切感知外界的变化。但这些变化不容否认,也无法逃避。互联网行业的监管重拳已经渗入到细枝末节,约谈、整改、下架,多款App都如履薄冰战战兢兢。

        王欣还是当年的王欣,世界已经不是原来的世界。这对马桶MT而言,十分不友好。

        再者说,匿名社交也早已不是什么新鲜事物。2016年,王欣服刑期间,无秘因陆家嘴事件火极一时。2017年,无秘便暂停服务,销声匿迹。而马桶MT上线之后,有不少用户指出,其与无秘的唯一区别就是能发红包。

        多闪,目标受众是年轻人。发布会上,1993年出生的产品负责人徐璐冉说出了不少年轻人的心声,“龙叔”的微信已经不能适应新生的视频社交需求,朋友圈被工作绑架,好友多是点赞之交,等等等等。



        理由千千万,唯独漏下一个。

        当初抖音想要借助微信导流,猝不及防被微信卡了脖子。试问,抖音社交产品多闪的上线,难道和这之后的痛定思痛没有直接关系?与其在别人的地盘带着镣铐还不让跳舞,索性努把力自己搭个舞台出来。

        罗永浩的情怀,大家都有耳闻,子弹短信升级为聊天宝,依然是熟悉的味道。朋友分生朋友、熟朋友,WiFi为用户自动下载文件、视频,你扫我和我扫你页面整合归一,甚至表情包左右手也要分别绘制。偏执、强迫症,一眼就能辨别是锤科出品。

        与此同时,罗永浩团队也深知,情怀不能当饭吃。



        自古深情留不住,最是套路得人心。尤其是锤子科技多事之秋,更不能冒险地只讲情怀。所以便有了,目标受众的下沉,聊天能赚钱的诱惑,新闻和电商的导流,以及名为“宋焕铎行动”的春节大型营销活动。情怀暂且抛开,拉新、招商、变现才是当务之急。

        其次,此去凶险,前路仍有诸多挑战在等待着马桶MT、多闪和聊天宝。

        成也用户,败也用户。万千网友都在高喊,“欠王欣一个会员”,但当马桶MT上线之后,多数人却在用实际行动把其推行万劫不复的深渊。



        匿名,往往与sex等灰色信息形影不离。王欣的前科,更像是在暗示用户,他们开始在危险的边缘疯狂试探。正式发布前一天,便有尝鲜用户在马桶MT发出投票,“这个App会成为约Pao神器吗?”

        此情此景,王欣会作何感想?是否又看到了当年快播“技术无罪”的影子?

        多闪,被不少业内人士判定为三款产品中最有希望出线的那个。一是大势所趋,通信技术发展,视频形式将成为主流。二是用户有需求,一直未被满足。三是字节跳动有能力,已经做出日活2.5亿的抖音。

        理想与现实之间总会有落差。视频社交领域,国内此前尚未有真正成功的先例,从功能设计来看,多闪就像是中国版Snapchat,但Snapchat在国际市场已经被年轻用户抛弃,增长停滞,股价低迷。多闪能否复现Snapchat的辉煌?辉煌之后又如何保持?一切尚是未知。

        再上升一个层面,多闪和微信,其实是字节跳动和腾讯之间斗争的集火点。分别对应两种不同的产品逻辑,在社交主场谁的优势更大,无需多言。

        至于聊天宝,罗永浩用中国十亿人没坐过飞机,四亿人没用过抽水马桶的数据,用拉人赚钱、聊天赚钱、玩游戏赚钱、买东西赚钱这样简单粗暴的撒钱手段,来证明子弹短信打到三四五线城市,是可以变为人见人爱的聊天宝。


        “广阔天地,大有作为”,说出这句话时,罗永浩已经站到了锤子科技原有用户群体的对立面。一定意义上,聊天宝越成功,锤子科技和罗永浩就离他们越来越远。

        如果放在创业头一年,以罗永浩的性格,这样的成功恐怕是不要也罢。况且腾讯公关总监张军也有言“随便做个什么东西过来就叫挑战什么霸权。拿堆红包出来骗用户下载,留存,也好意思叫产品。”

        话糙理不糙,产品与产品正面硬刚才是君子之道。和微信聊聊永远分不出高下,不如生死看淡,不服就干。赢也赢得光彩,输也输得体面。

        鲜花

        握手

        雷人

        路过

        鸡蛋
        专业处理建站外包、SEM竞价、SEO优化、营销推广等业务,网络营销公司联系地址:深圳市南山区丽山路6-28号 电话:400-050-4004
        SEM搜索引擎营销;  ©2015-2017  网络营销|网络营销公司
        Powered bySEM  网络营销公司:帝国网络  服务外包咨询热线:400-050-4004
        新一代跑狗网